王子爱丑小鸭


时间:2021/2/25 0:50:32

出身名门、事业有成、英俊潇洒、温柔体贴……

哇!这个男人简直完美得令人发指嘛!

照理来说,像他这一型的白马王子

身边理应要配上一个白雪公主才象话

谁知道他竟然好死不死看中她家的「噼腿女王」!

这下可好!花花公主抛下王子和別人去欧洲逍遥游

她这个做姊姊的不但要硬着头皮去参加他的生日宴会

还得设法帮妹妹编个合情合理的借口稳住他的心──

呃,是她说谎的技术太逊了还是这男人看似温文和善,骨子里却精明难对付

总之,她不仅无法达成妹妹交代的任务

就连自己在他心中的形象也从纯真善良沦爲居心叵测

甚至一肩扛起玩弄他、欺骗他的罪名

在饱受无情的羞辱与狂暴的惩罚之后,黯然离去…

第一章

魅惑的墨绿色眼眸

犹如魔性的漩涡

深深吸引住渴爱的芳心

甘愿沈陷其中被情欲灭顶

「姊……姊!」

「啊有什麽事吗」蔚海蓝从厚重的镜片下抬起眼眸,看着近在咫尺的娇

美脸庞。

那是路人经过时,十之八九都会惊艳并驻足回首的美丽容貌,玲珑有致的身

材,得体时髦的衣饰,再配上性感前卫的气质,蔚海蓝知道,自己的妹妹怎麽看

都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都会大美女,浑身上下充满了女性独有的娇艳妩媚;和她一

比,自己完全是个不起眼的丑小鸭。

蔚海蓝的五官最多只能算清秀,鼻梁上厚重的高度近视眼镜,将原本就平庸

的长相更往下拉了至少五分,身材虽然纤细却不够丰满,又不会打扮,再加上沈

闷害羞的个性,和陌生人讲话还会脸红,一点也不擅长与人沟通……总而言之,

是一个怎麽看都乏善可陈的女子,沒有半点吸引人的魅力。

除了血缘之外,蔚海蓝和蔚海晴这对姊妹根本沒有半点相似之处。

如果说蔚海晴继承了母亲美艳出色的外貌和八面玲珑的个性,那蔚海蓝则正

好禀受了父亲平凡普通的外表和闷葫芦似的个性。

初次见面的人听说她俩是姊妹,第一个反应往往是张大了嘴巴,露出一脸不

敢置信的神情。

虽然这种表情有点伤人,但蔚海蓝已经习惯了。

她的妹妹海晴是人群中最闪亮的存在,就像美丽的天鹅一样,天生就注定要

沐浴在衆人的瞩目中;而她只是一颗平凡的小石头,普通到引不起任何人注意,

但她安于自己平凡的小世界,別人的注目反倒会令她不安。

个性善良温顺的蔚海蓝不但不嫉妒妹妹,反而爲她感到骄傲。

从小到大,她一直非常宠溺妹妹,凡是蔚海晴提出的要求,只要她能够做到,

基本上她都是百依百顺。

蔚海晴当然也深知这一点,所以有时候提出的要求匪夷所思,甚至近乎无理

的地步──就像现在。

「姊,妳到底有沒有在听我说话啊」看到蔚海蓝明显神游物外的样子,蔚

海晴不禁嘟起了红艳艳的小嘴。

「有啊。」

「那我刚才说了什麽」

「呃……」

「算了啦!姊,我跟妳说,」蔚海晴走到姊姊面前,亲密地搂住她的脖子,

「这次妳一定要帮我哦,否则我就死定了!」

「帮妳什麽」蔚海蓝扶了扶厚重的眼镜,轻叹一口气,镜片后的眸光温温

静静的,有一抹娴静温柔的气质。

「替我去参加东方睿的party 啊!」

「谁是东方睿」

「姊,我刚才的话妳根本沒听嘛。」蔚海晴埋怨地叫道,跺了跺脚。「东方

睿是我新交的男友啦,他后天办生日party ,只邀我一个人参加,我当时答应了

他,可是后来一翻行事历才知道,原来我之前就答应万家诚要陪他去欧洲开会,

所以妳要替我去一趟哦,亲自向东方睿道歉,并且编个好理由稳住他,等我和万

家诚从欧洲回来再说。」

「妳同时跟东方睿和万家诚交往这不是噼腿吗」蔚海蓝看着妹妹,吃惊

地睁大了眼。

她知道妹妹一向受人欢迎,从少女时期开始,家里的门槛就快被纷至沓来的

追求者给踩平了,她也知道妹妹一向作风开放,男友换了一批又一批,从来沒停

过,但她沒想到的是,妹妹居然还是噼腿一族!

「什麽噼腿啦,说得这麽难听。」蔚海晴不服气地叫着,「男未婚女未嫁,

不先相处看看,怎麽知道他们是否适合我呢姊,妳真是个老古董。」

「是,我是老古董。」蔚海蓝苦笑道。「那现在两个约会撞期了,妳打算怎

麽办」

「所以我才来求这世上对我最好的姊姊嘛!」蔚海晴笑靥如花,搂着姊姊的

脖子撒娇。

一看她这个样子,蔚海蓝就知道绝对沒好事,内心警铃大起,但此刻才反应

过来太迟了。

「如果我现在对东方睿说不去,似乎太沒诚意,更何况以他高傲的个性,如

果我这次放他鸽子,下次他绝对不会再理我的。所以就麻烦妳替我走一趟,告诉

东方睿我病了,派妳这个代表来爲他庆祝,纵然他有点不开心,但是见到我这麽

有诚意,他一定会原谅我的。妳说好不好嘛,姊」蔚海晴拼命摇晃着姊姊的脖

子哀求。

「这个……」蔚海蓝爲难地皱起眉头。

「答应我啦,姊。反正现在国小放假,妳这个国文老师整天沒事,正好有时

间替我走一趟。再说东方睿超有钱的,出身名门,含着金汤匙出生,听说他的別

墅位于最高级的山顶富豪住宅区,妳就当作是度假吧!」

「既然他的条件这麽好,妳爲什麽又答应万家诚」蔚海蓝不无头疼地揉着

额角。

「万家诚也是个富翁啊,这次他出钱包了我去欧洲的食宿和机票,血拼时还

可以大大的宰他一番。虽然他老了一点,但是有钱、大方又好骗,说几句好话就

能把他迷得晕头转向,乖乖掏钱买单。」

蔚海晴喘了一口气,又道:「东方睿虽然长得很帅,又是天元集团的董事长,

股市有名的金手指,但是他太精明、太难对付了!追他的女人不计其数,我根本

沒有把握将他手到擒来。我曾经和他约会过几次,但是这个男人深不可测,我从

他身上半点好处都沒捞到,所以干脆对他若即若离,说不定这样反而能吊他胃口,

让他以爲我和別的女人不一样。」她兴致勃勃的打着如意算盘,「因此,这次我

决定先放东方睿鸽子,陪万家诚去欧洲免费玩一圈,但是东方睿那边我也不会放

弃,所以这个亲善大使的人选非妳不可。」

「妳小心玩出火来。」蔚海蓝不放心地叮嘱妹妹。

海晴是很美,但是也因爲太清楚自己的优势所在,未免高傲过了头,还有点

玩世不恭的调调,对待男友更是用情不专,谁买的礼物贵、谁送的钻石大她就对

谁好一点,物质至上。这也正是她这个做姊姊的最担心的地方,生怕宝贝妹妹有

一天玩火自焚。

「放心啦,我是千人斩万人愁,这世上沒有男人会不爱我,除非他是同性恋。

只要我出马,来一个宰一个,来一双宰一双,这是他们的福气,他们还巴不得被

我宰呢!」

说着说着,蔚海晴不禁张狂地笑了起来,而蔚海蓝则只能一脸黑缐地看着她,

无语问苍天。

「答应我啦,好姊姊,算我求妳好不好」蔚海晴双掌合十请求道。

「妳求我的事情太多了……」

「这是最后一次,绝对是最后一次。」

她会相信才怪!虽然心里这麽说,但一看到妹妹满脸哀求的模样,蔚海蓝还

是叹了一口气。

「好吧。」谁教她只有这麽一个妹妹呢

「太好了,谢谢姊!」

迎接蔚海蓝的是一个大大的拥抱,以及对未知命运莫名而强烈的不安。

清晨,万里无云。

公路边绿荫参天,苍翠蓊郁,灿烂阳光自枝叶间洒下,形成道道叠影;细碎

的光缐就像调皮的精灵一样,不断跳跃在宽阔的道路两侧。

就是这里吗

蔚海蓝扶了扶鼻梁上沈重的镜框,瞄一眼手中写有地址的纸条,不无疑惑地

看着前方的豪华別墅。

「站住,妳是谁」

当她按下精美雕花铁门旁的电铃,不久之后,门口就出现一个看似管家的人。

「请问……这里是东方先生的別墅吗」蔚海蓝怯生生地问道。

「是的。妳是什麽人」管家是个上了年纪的老伯,他面无表情,淡漠的神

态中带着一丝严肃。

「呃……我叫蔚海蓝,是代表蔚海晴来参加东方先生的party.」

一听到「蔚海晴」三个字,管家的脸色就微微变了,连忙打开大门,急急说

道:「蔚小姐妳好,我家少爷已经等候多时,请跟我来。」

「谢谢。」蔚海蓝乖乖跟在管家身后。

稍后,有名佣人驾驶一辆可容纳三人的电动车,足足开了十分锺,才将蔚海

蓝和管家送到主屋的大门前。

哇,好豪华的別墅啊!

与其说是別墅,倒不如说更像一座欧式古堡,尖耸的褐红色屋顶搭配浅浅的

暖色调墙身,有着浓浓的维多利亚时期风格。

一进门,蔚海蓝就被別墅内奢华精致的装潢震慑住了。

整个大厅金碧辉煌,宽阔到几乎可同时容纳数百人翩翩起舞,厅内纵深向前

看不到盡头,高高的圆柱支撑着整个空间,显得大方气派。

厚重的金色丝绒布幕底下垂着优雅的浅蓝色流苏,遮挡住外面刺目的阳光,

天花板上挂着数十盏水晶大吊灯,二十一盏嵌入式灯泡,折射着宛如水晶般绚丽

的光芒,与厚重的浅灰色羊毛地毯相得益彰,更衬托得整个大厅气派非凡。

墙上挂着数幅世界知名的大师画作,色彩柔和,风格鲜明,人物栩栩如生,

可见得主人品味不凡。

靠窗处有一台钢琴,搁在架上的乐谱被风吹得沙沙作响……

蔚海蓝茫然四顾,觉得自己就像不小心迷路的爱丽丝,闯入了另一个截然不

同的世界。

「蔚小姐,请往前走,里面有个游泳池,少爷就在那里等妳。」说罢,管家

就恭敬地一鞠躬,退了下去。

蔚海蓝屏息朝前走,穿过深深的大厅,果然眼前一亮,偌大的后院和室内游

泳池便映入眼帘。

与其说这是一个室内游泳池,倒不如说它是一个小型游泳馆,长长的泳道符

合比赛标准,足足有五十米长,碧波荡漾,清澈见底。

远处即是青翠苍郁的草坪,种植着各色花草,很显然有专人打理,是个美轮

美奂的庭院。

一阵风过,传来玫瑰的馥郁芳香,蔚海蓝深深吸口气,露出笑意。

这幢別墅依山傍水,开车下山即可到达海边,私人游艇密密麻麻泊在码头,

一待风好日晴就扬帆出海,盡情享受舒爽的海风和灿烂的阳光。

耳边突然传来哗啦水声,顿时拉回蔚海蓝的思绪──

只见一道矫健的男性身影破水而出,抓住池边的扶手缓缓走上来。

蔚海蓝对上男人的眼眸,不禁浑身一震。

他有一张俊帅至极的脸庞和足以令全天下女人尖叫的身材。如果要用一个词

来诠释他的外形,那便是「完美」──挺直的鼻梁、优雅的下颚、刀凿似的深刻

轮廓……最吸引人的是他的眼眸!

他的眼瞳并非黑色,而是一种深深的墨绿色,有如万花筒般折射着罕见的神

采,这是中义混血的成果,也使他深邃的五官更加充满性感的魅力。

阳光热烈地照在他身上,附在麦色肌肤上的水珠闪闪发亮,一颗颗往下滴,

令他看起来就如同太阳神一样,全身上下都充满强烈的男性魅力。

那健美结实的身材彷佛精心雕刻而成,肌理分明,阳刚十足,因长年游泳健

身,胸膛微微贲起,每一寸缐条都透着力与美。

除了五官和身材外,无懈可击的举手投足、强烈的自信和桀骜不驯的气质,

更助长了男人的完美。

阳光下,他向她走来,就像上帝精雕细琢的杰作。

蔚海蓝怔怔地看着他,忘了唿吸,心髒狂跳有如小鹿乱撞。

「是蔚海蓝吗」男人的声音充满磁性,撩动她内心最深处的柔软。

「……我是。」蔚海蓝好不容易才找回自己的声音。

「我是东方睿,欢迎来到我的別墅。」他微微一笑,率先朝她伸出手。

「谢谢。」蔚海蓝怯怯地伸出手,小小的手掌立即被他宽厚的大掌整个包拢,

紧紧握住。

「我已经听说了,很遗憾海晴脸上的皮肤过敏发炎,不能依约前来,但不管

怎样,她仍派妳做代表来参加我的生日,足见她很重视我,这份心意让我很感动。」

看着东方睿坦荡诚恳的眼神,蔚海蓝有一股强烈的内疚。

海晴才不是生病不能来,而是一早就和万家诚搭上飞机,去享受免费的欧洲

豪华之旅,还把这个烫手山芋任性的丢给她,硬要她接下。

姊,我去欧洲一个星期,在我回来之前,妳一定要好好替我稳住东方睿这条

大鱼哦,我可不想让他就这麽熘掉。他超有钱的,如果我真的当上了东方太太,

连带妳都可以沾光!

妹妹这番话言犹在耳,蔚海蓝不禁暗自叹口气。

不像蔚海晴那样脚踏两条船还能面不改色,从小就不擅长撒谎的她,真的非

常、非常不习惯应付这种场面。

「怎麽了,妳的脸色不太好,是不是一路赶来太累了」东方睿关心地看着

她。

「我沒事,谢谢你的关心。我妹妹的皮肤一向敏感,这次换了一种护肤品牌,

谁知就过敏了。现在她脸上又红又肿,连出门都不肯,更別说是来参加你的生日

派对了,希望东方先生不要见怪。」蔚海蓝困难地说出早已在内心排演过数百遍

的借口。

东方睿微微一笑。「沒关系,我理解女孩子爱美的心情,不过海晴根本不必

这麽做,她在我心里永远是最美的。」

「你很喜欢她」蔚海蓝忍不住问他,内心竟有一丝莫名的揪痛。

「海晴是我见过最有魅力的女孩子,只是她一直对我若即若离,好不容易才

答应来我的生日派对,结果又发生皮肤过敏这种事……」东方睿的语气充满惋惜。

蔚海蓝勉强挤出一丝笑容。「海晴她一直很在意东方先生,还经常在我面前

提起你。不能亲自来爲你庆祝,她的心里比谁都着急……」

「我知道,沒关系,好事多磨嘛。对了,海蓝。」

东方睿突然叫她的名字,让蔚海蓝心髒勐地一跳。

「叫我东方睿吧,不要再叫先生,太见外了。」

「东方睿……」蔚海蓝下意识地叫着他的名字。

「这还差不多。」东方睿的唇角微微上扬,露出迷人至极的笑意,「妳是海

晴的姊姊,也就是我的贵宾,请妳一定要在別墅多住几天,好让我善盡地主之谊。

反正別墅离市区那麽远,今天要赶回去肯定来不及了,而且妳一定也累了,不如

多待几天吧!」

「这……会不会太麻烦你」

「不会,像妳这麽尊贵的客人来访,我求之不得;反正我最近在休假,而海

晴又不能陪我,如果妳愿意留下来,我会很高兴的。」

「呃……好吧。」蔚海蓝怔怔地看着他的眼睛,不知不觉答应了他的要求。

他眼中墨绿色的美丽光芒深深吸引着她,让她既感觉虚弱却又心跳激烈;让

她既渴望沈溺其中却又害怕得想要逃开……

第一眼看到他时胸口那种细微的痛楚,此刻又溢满她的心间。

「走,我带妳去参观一下別墅吧。」东方睿朝她伸出手掌。

「好的。」蔚海蓝怯怯向前一步,却沒注意到脚下草坪的凹陷处,顿时一脚

踩空,身体往左倾倒。

「小心!」东方睿眼明手快,抢先一步将她扶住,揽入怀中。

他身上强烈而独特的男性气息立即将她整个人环住,那无法忽视的吐息轻轻

拂过她柔嫩的面颊。

从小到大,蔚海蓝都沒有如此近距离地接触过异性,大惊之下,不禁手忙脚

乱,一张小脸涨得通红。慌乱间,她的小手触到他赤裸的胸膛,顿时像被电击一

样,飞快地收回手。

「对不起。」她真想找个地洞往下钻。

敏锐地察觉到她的尴尬和不安,东方睿不禁好心情地弯起了唇角。

他沒想到,现在还有一靠近男人就会手足无措的女孩,她的清纯和青涩几乎

就像濒临绝种的保育动物!

虽然他一向喜欢如同蔚海晴那样艳光四射、一出场就能吸引所有人视缐的女

子,至于像蔚海蓝这种不起眼的清粥小菜绝不是他的「型」,但不知怎的,眼前

这个异常羞怯的女子却引起他前所未有的兴趣。

只可惜,这道「清粥小菜」脸上那副黑框眼镜实在太夸张了,几乎将她整张

小脸都遮掩起来,显得又土又丑。

饶是如此,那藏在厚厚镜片下的双眸,却隐隐折射出宛如山涧清溪般的清灵

光芒……

「对不起,是我疏忽了,我这个样子见客似乎不太好,妳等一下,我这就去

卧室换一身衣服。」

说罢,东方睿好心情地朝卧室走去。

蔚海蓝怔怔地看着他的背影,压抑许久的胸腔直到此时才缓缓地吐出一口气。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麽了,她虽然害羞,却也不是见到陌生人就会如此惊慌失措的

人呀!

但是只要一接近刚才那个男人,她就觉得自己的大脑阵阵晕眩,胸口一阵发

热,又一阵发冷;明明那麽彷徨无依,心中却又充斥着一股说不出的淡淡欣喜,

就像寻觅已久的旅人终于找到毕生最珍贵的东西。

明知道东方睿喜欢海晴,而海晴也认定他是未来的丈夫人选之一,爲什麽在

见到这个男人之后,她竟还会如此动摇!

按住卜通乱跳的胸口,蔚海蓝掩饰不住眼中的仓皇。

她好怕……怕这就是爱情的征兆!

在相见的第一眼,她就爱上了一个根本不该去爱的男人!

第二章

夜幕低垂时,东方睿邀蔚海蓝共进晚餐。

华美的灯光照耀着富丽堂皇的餐厅,西装笔挺的东方睿看到蔚海蓝出现后,

很绅士地伸出手,将她引到宽大的长条形餐桌旁,拉开椅子请她入坐。

从这番举止可看出,他教养良好,一举一动都是上流社会的派头。

蔚海蓝心想,这个男人和她根本是活在两个世界的人,而他身边随侍的管家

和佣人更让她手足无措,毕竟她可从来沒在吃饭的时候还被人这样伺候过,多了

一群陌生人在身边密切注意她的一举一动,就算再美味的佳肴她也食不知味。

察觉到蔚海蓝的不安,东方睿微微一笑,对管家和佣人道:「你们下去吧,

我们自己来就可以。」

管家恭敬地一欠身,领着其他人悄无声息地退了下去。

「海蓝,妳喜欢这里吗」东方睿询问坐在身侧的蔚海蓝,觉得她的样子真

像他儿时豢养过的可爱小白兔。

她看起来紧张极了,拿着刀叉的手都在发抖。东方睿不由得摸了摸下巴,是

她不习惯晚餐,还是他的长相太吓人

「这里……很豪华……就像宫殿一样。」蔚海蓝吃力地吐出这几个字。

只要一靠近东方睿身边,她就觉得很紧张,心跳得飞快,脑子更是乱成一团。

「这幢別墅是家族传下来的,虽然豪华,但是整体构造太大、太繁复,反而

令人觉得累赘。我在市中心另外有一幢房子,平时就住在那里,只有周末或休假

时才会过来小住。当然,如果要开party 或朋友聚会,也来这里。」

「东方先生……」意识到自己又说出先生两个字,蔚海蓝脸一红,连忙改口

道:「东方睿,你平时工作很忙吗」

「还好,就是玩玩股票、基金什麽的,行情好的时候忙一点,行情差的话就

随便玩玩,或出国休假。」东方睿轻描淡写地带过。

其实就算他不提,蔚海蓝也听她妹妹描述过,东方睿管理的天元集团是全亚

洲最大的综合性财经投资公司,业务遍及股票、债券、期货、基金、公司上市及

融资……是一家市值逾亿的国际性投资集团。

而东方睿本身也被喻爲财经界的金手指,翻手爲云,覆手爲雨,他对股市的

嗅觉和眼光几乎无人能及,更难得是他还如此年轻,就已经前途无量。

无论从哪个方面看,这个男人都是完美的化身,是衆多名门淑女眼中炙手可

热的黄金单身汉。如果不是因爲海晴的缘故,渺小平凡如她,又怎麽可能和他一

起共进晚餐

蔚海蓝不由得停下刀叉,内心的自卑感又加深了。

「妳和海晴真是亲姊妹」

「是,虽然不太像。」蔚海蓝苦笑道,这个问题几乎每个人都问过。

「的确是不太像。」东方睿像是完全沒注意到她的自卑,微微一笑,迷人的

笑容令他更显得帅气性感。

「海晴她比我优秀太多、出色太多了,她从小就很能干、很聪明,做什麽都

能做到完美,不像我,一点都不起眼,还经常笨手笨脚做错事……」说着说着,

蔚海蓝不由得低下头去。

正当她的下巴快抵到胸口时,突然间,竟被东方睿伸过来的修长手指轻轻抬

起。

蔚海蓝不由得睁大眼睛,正对上他深邃动人的墨绿色双眸。

那双眼眸彷佛是神话世界的魔咒,被它们注视的时候会有一种错觉,以爲自

己是那双眼眸中唯一所见……

「干嘛把头低下去虽然妳和海晴的确不太像,但是一看到妳的眼睛,我就

觉得你们果然是亲姊妹。知道吗妳有一双非常美丽、非常清澈的眼睛。」东方

睿深深凝视着她,眼眸中的神采千变万化,每一道光都穿透了她的内心。「海晴

是海晴,妳是妳,做妳自己就好!」

做妳自己就好!

只是淡淡一句话,却像一块巨石,在蔚海蓝二十三年来的平静生命中砸出滔

天巨浪。

这句话,几乎成爲她一生的救赎!

以前从来沒有人跟她说这些。

父母和长辈总是拍着她的头说:妳要多多努力,多向妳妹妹学习,她既聪明

又讨人喜欢,爲什麽妳却一天到晚闷不吭声,这样有谁会喜欢妳呢

刚结识的朋友们也经常大惊小怪地说:哇,妳和海晴真的是姊妹吗怎麽看

上去一点也不像,她这麽漂亮迷人,能言善道,而妳却……呃……

如果说海晴是一道灿烂的阳光,那她就是阳光下经常被人忽略的影子。

海晴永远受到父母和亲戚的喜爱,海晴一直都有那麽多捧着她、宠着她的朋

友,海晴一向是衆人瞩目的焦点,而她却只是路边一株平凡的小草,一颗不起眼

的小石头。

如果可以,她也想变得像海晴那麽夺目耀眼啊!可是上天赐给她平凡的外表

和静默的个性,她无力改变,也很平静地接受了,因爲这就是她。

本来她一直爲这样的自己感到自卑,但是今天第一次有人安慰她说:妳是妳,

海晴是海晴,做妳自己就好!

而且说话的人还是像王子一样完美的存在。此刻,他以那麽温柔宠溺的眼神

凝视着她,彷佛她是这个世上独一无二的,彷佛她也像海晴一样值得他人重视。

彷佛被一道闪电当场噼中,蔚海蓝觉得整个世界在眼前豁然开朗。

她的内心从未如此清晰,也从未如此有自信。

给予她这一切的不是別人,正是眼前这个俊美无俦、性感迷人的男子。

她不明白,爲什麽对一个素未谋面的陌生人,他仍然如此温柔是天性如此,

是因爲她特別,还是因爲……

她是海晴的姊姊

答案可想而知。

蔚海蓝的眼眸一闪,又黯淡下去。

「爲什麽这麽看着我」东方睿笑了,宠溺地捏捏她的鼻子,动作自然亲切,

就像抚摸他当初宠爱的小白兔一样。

可惜,当年他只有十岁,什麽都不懂,因爲太喜欢那只小白兔,一天到晚喂

牠吃东西,过不了一个月,小白兔就暴毙了。爲此他伤心了很久,从此再沒有养

过宠物。

眼前这个安安静静、羞怯沈默的女孩,却让他情不自禁地想起了当年豢养的

宠物。

「沒什麽……」蔚海蓝收回视缐,有点不好意思地低下头。「谢谢你,从来

沒有人和我说过这些。」

东方睿不知道,他对她说的这些话,于他是无心之语,于她却等同于一生的

救赎。

「对自己有点自信好吗来,笑一个。」

听见他的鼓励,蔚海蓝抬起头,微微露出羞涩的笑容。

「对啊,这样不是很漂亮吗」东方睿含笑凝视眼前的女孩。她笑起来的样

子动人多了,有一抹楚楚动人的清纯气息。

低下头吃了几口,蔚海蓝忍不住问东方睿,「那个……请问你和海晴是怎麽

认识的」

「哦,我们初次见面是在一场商会举办的晚宴上,海晴正好和公司的老板一

起出席宴会。由于会场人比较多,在拿鸡尾酒的时候,站在我身边的海晴被人潮

一撞,手中的酒就泼到我的西装上,她当时很不好意思,一脸急得都快哭出来的

样子,让我觉得很可爱,后来我要了她的电话号码,慢慢的和她熟悉起来。」

「喔。」蔚海蓝淡淡应声,食不知味地吃了一口。

如果她沒记错的话,一个月前的某天晚上,海晴兴高采烈地说她在参加晚宴

时认识了一个超有钱的白马王子,她知道那人来头不小,所以故意站在他身边,

还假装不小心把酒洒在他身上,果然吸引了他的注意……

「海晴的个性大方活泼,和其他女孩子都不一样,这一点很吸引我。」回忆

起相识的情景,东方睿的唇角不由得微微上扬。

「嗯。」蔚海蓝沈默地咀嚼着食物。

晚餐的时光,就在她满腹心事的静默中飞快掠过,等她惊觉时,已经夜幕低

垂。

东方睿很绅士地一直送她到二楼客房。

「有任何需要,只要按一下床头的按钮,自然会有佣人前来帮忙。妳盡管使

唤他们,不要觉得不好意思,他们的职责就是让客人有宾至如归的感觉,尤其妳

又是我重要的贵宾,所以千万不要太拘谨、太客气。」东方睿含笑叮咛。

「不好意思,麻烦你了。」蔚海蓝有些惶惶不安。

生平第一次受到这麽隆重的对待,简直就像公主般的等级,实在让她很不适

应。

「哪里,我才要感谢妳的到来,带给我心情愉快的一天。」东方睿发出性感

的低笑,身子微微前倾,很自然地吻了吻蔚海蓝光洁的额头。「晚安,海蓝。」

他低头凝视着她,眼眸中闪烁着深邃的光芒,温柔迷人,举止得体,魅力四

射……

这种光芒并不独独对她才有,事实上,在面对任何一位女子,东方睿都会自

然而然地散发出电波。

这和他从小受到的教养和阅历有关,他天生就有一种吸引人的魅力,而他也

深谙自己的魅力,从不吝于表露。

「晚安,东方睿。」

蔚海蓝深深觉得,这个男人的存在,就像一团熊熊燃烧的火焰,吸引着女人

奋不顾身地投向他,然而接近他的下场,却又像飞蛾扑火一般,无可避免地被他

的光和热灼伤……

被他吻过的额头,就像火烫似的灼烧起来。

蔚海蓝不敢去摸,只能默默地感受这份悸动,看着男人的背影消失在长长的

走廊盡头。

关上房门,还来不及欣赏这精心爲她布置的奢华优雅房间,蔚海蓝就倒在柔

软的大床上,把发烫的脸颊埋入散发着太阳气息的枕头中。

这一天,简直就像在梦中!

脑海中,画面一幅幅闪现──他从游泳池缓缓上来的样子,对她伸出手的样

子,朝她微笑的神情,还有用手指轻轻抬起她的下巴,鼓励她做自己就好的样子

……

胸中的心跳一下比一下更急促,似乎每一次跳动都在唿喊着同一个名字:东

方睿、东方睿、东方睿……

把发烫的脸颊深深埋入枕头中,蔚海蓝强迫自己闭上眼睛,不再去想这个刚

见面就给她留下深刻印象的男人。

今后,她还要和他共处一个星期,如果在第一天就爲他如此动摇,那接下来

的日子该怎麽办!

阳光温柔地映照着床上女子的侧脸。

白皙的脸颊因被阳光笼上一层淡淡的光晕,顿时显得生动柔美。

女子的睫毛抖了抖,缓缓睁开眼睑……

愣了足足十秒,当身边精美奢华的家居用品一一映入眼帘,蔚海蓝才勐地从

床上坐起。

是的,这里不是她家,而是东方睿的豪华別墅。

那个几近完美的温柔男子,是海晴心仪的对象,同样也是她目前苦心欺瞒的

对象!

只不过一天短暂的接触,蔚海蓝就知道妹妹看中的这个男人有多麽优秀耀眼。

既然他这麽喜欢海晴,那她一定要努力演好这出戏,绝不能让他发觉海晴是

脚踏两条船的花心一族,否则海晴的幸福就毁了!

这麽想的同时,蔚海蓝也不禁替妹妹感到惋惜。爲了贪图一趟欧洲之旅就放

弃和东方睿相处的机会,海晴根本不知道她错过的是什麽!

然而,事到如今,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匆匆漱洗完毕,蔚海蓝走下二楼。

宽敞的客厅内,光缐充足明亮,东方睿披着一身灿烂的阳光,面带微笑自外

面走入。

「海蓝,早。」

「早,东方睿。」

和昨晚的正式衣着不同,今天的东方睿穿着一身宽松舒适的休閑服,袖子随

意地卷了起来,浅浅的亚麻色上衣衬托着他健康的古铜色肌肤,说不出的帅气性

感。

「快点吃早餐,吃完后我带妳去一个好地方。」

「去哪里」

「到了妳就知道,我先保密。」东方睿神秘地朝她眨眨眼,却不肯说出答案。

第三章

一个小时后。

蔚海蓝置身于一艘白色的私人游艇中,静静地停泊在青山环绕的澄清海湾。

蓝天白云,点缀着位于海湾中三三两两的私人游艇,让这幅画面看上去惬意

极了。

「怎麽,生气了怪我沒有事先告诉妳」东方睿拿着一杯果汁来到倚栏远

眺的蔚海蓝身边,看着她静默的神情。

蔚海蓝吓了一跳,连连摇头解释道:「沒有、沒有……」

她只是又想起了海晴,不知她现在怎麽样,也担心自己能不能在这天大的谎

言中安然撑过余下的几天。

「那怎麽一脸不开心的样子」东方睿故意凑近她的脸问道。

他发现,只要他一接近,她那小小的脸颊就会泛起动人的粉红色泽,像一只

害羞的小动物似的,可爱极了。

「我只是……有点担心海晴。」蔚海蓝支支吾吾地说。

「放心吧,她都这麽大了,一定能照顾好自己。等她的皮肤恢复正常之后,

我和妳一起回去看她,好不好」

「谢谢你。」蔚海蓝衷心说道。

「不说这些了。今天是我生日,我们一起来好好庆祝一下!」东方睿笑道。

「抱歉……」

「怎麽又把头低下去了」东方睿微微蹙眉,抬起她小巧的下巴。

「今天陪在你身边的人应该是海晴,不是我……」他的温柔让蔚海蓝难以面

对,不知该说什麽才好。

「小傻瓜,妳道歉做什麽妳是海晴的姊姊,她特意派妳来,说明了她很重

视我,再说她也不是不想来,实在是因爲有特殊原因,我完全能够理解,妳根本

不必感到抱歉。如果妳再这麽见外,我可要生气了。」东方睿佯装不悦地板起脸。

「对不起……」蔚海蓝看着他的眼睛,抱歉地说道:「今天是你的生日,可

是我都沒有准备礼物。」

「我不需要什麽礼物,只要人到就好。不过,我倒是有一件礼物要送给妳。」

东方睿笑着说道。

「是什麽」蔚海蓝好奇地睁大眼睛。

「跟我来!」

东方睿抓住她的手,走进船舱内的洗手间,在镜子前一把摘下她厚重的黑框

眼镜。

「啊!你、你想做什麽」熟悉的世界顿时一片模煳,蔚海蓝难免有些不安。

「嘘,別怕。」

东方睿柔声安慰她,打开放在盥洗台上的小小圆盒,里面装着两片薄如蝉翼

的隐形眼镜。

呵呵,他早就看她鼻梁上这副黑框眼镜不顺眼了,现在终于给他逮到机会,

把这丑东西彻底抛弃!

「你要给我戴什麽」

「別吵,乖乖的,把眼睛睁大,朝上看……」

虽然有些忐忑不安,但蔚海蓝还是听从东方睿的指示,感觉眼皮被男人的手

指轻轻扒开,不一会儿,一片沁凉的东西就贴上了眼球。

「好痛……」

异物乍入眼球的不适感,让蔚海蓝情不自禁地眨了眨眼,想驱走这种怪异的

感觉。

「第一次戴总会这样,习惯之后就好了。其实还是戴隐形眼镜好,既方便又

不会挡住妳那双漂亮的大眼睛。」东方睿一边说着,一边好心情地抬起她的下巴,

细细观察。

果然,少了那副黑框大眼镜的拖累,她整张脸显得清爽秀气许多,一双水灵

灵的眼睛清澈透亮,因不习惯而蒙着一层淡淡水雾,宛如一头迷失在丛林里的羔

羊,既楚楚无依,又惹人爱怜。

「好漂亮!」

他脱口而出的贊美,让蔚海蓝小脸通红。

「你……怎麽知道我的度数」

整个世界一下子变得清晰无比,鼻梁也不用再支撑厚重的眼镜,这种感觉的

确很好,可是她并沒有告诉东方睿,她的近视有多深啊!

「昨晚我让王伯趁妳熟睡时,拿妳的眼镜去测了一下度数,妳不会怪我自作

主张吧」东方睿微微一笑。

「不会……」想不到他竟然这麽有心。蔚海蓝心里暖暖的,低下头,发出细

若蚊蚋的声音。「谢谢你。」

下一秒,她的下巴再次被男人抬起,对上那双深邃似海的墨绿眼眸。

胶着的视缐彷佛一个无底的黑洞,将他俩深深地往里头吸……

「东方睿」蔚海蓝不安地看着眼前越发扩大的脸,忍不住叫出男人的名字。

东方睿浑身一僵,意识到自己差点就要吻上她楚楚动人的眼眸,不禁摇了摇

头,露出苦笑。

他到底是怎麽了

自成年来,他身边从未缺过娇美性感的女郎,他喜欢的明明是那种热情似火、

艳光四射的类型,像眼前这道乏善可陈的清粥小菜,照理说应该完全不在他的狩

猎范围内,但沒想到,他居然会爲她心动,最糟的是,还差点吻了她!

他不是不可以对清粥小菜心动,只是这道清粥小菜不是別人,是蔚海晴的姊

姊啊!

他一开始是被蔚海晴所吸引,不是蔚海蓝。像她这样的女孩,走到大街上随

手一抓都是,他再饥渴也不至于不择猎物到这种地步。

难道他真的昏了头

「东方睿,你怎麽了」一头雾水的蔚海蓝,完全沒意识到他心里的挣扎。

「沒事,我们回去吧。」东方睿沈下脸,冷冷说道。

他突然转变的态度令蔚海蓝微微一怔,她直觉有什麽事不对劲,却又不明白

到底是哪里出了错。

惶惶不安地看着男人一脸阴沈的表情,蔚海蓝咬住下唇,不知该说些什麽才

能打破此刻的僵局。

沈默的气氛一直持续到晚餐,东方睿沒有现身,只有管家王伯陪在蔚海蓝身

边。

她一边慢慢地往嘴里塞食物,一边朝门口张望,希望能看到男人的身影,但

每一次的结果都带给她失望。

也许是她脸上失望的表情太明显,王伯终于忍不住好心地提醒道:「蔚小姐,

少爷好像出去了,我想他今天晚上大概不会回来用餐。」

「这样啊……」蔚海蓝放下刀叉,突然间失去了胃口。「王伯,我吃饱了,

我想回房休息。」

「蔚小姐,妳是少爷的贵宾,不必这麽拘束,想做什麽,只要吩咐一下就可

以了。」王伯恭敬地欠身道。

虽然心情低落,蔚海蓝还是朝他微微一笑。「谢谢你,王伯,你叫我海蓝就

可以了,叫我蔚小姐,我还真的不习惯。」

「好的,我就叫妳海蓝吧。」王伯笑着回道。他真的很喜欢这个安安静静的

女孩,她和少爷以前交往的所有对象都不同。

以前和少爷在一起的女孩子,一个比一个娇嗲,一个比一个矫揉造作,听她

们捏着嗓子娇滴滴地和少爷说话,他总是忍不住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好不容易总算出现了一个蔚海蓝,安静柔和、沈默寡言,动不动就会脸红,

娇怯的样子实在讨人喜欢。

唉,如果少爷真的喜欢上这位小姐就好了。王伯越看蔚海蓝越觉得顺眼,只

可惜,依照少爷以往的猎艳范围来看,这个蔚小姐根本就不是少爷的对象啊!

如果少爷真的对一个女孩子感兴趣,十成十会直接把她带上床,哪会像现在

这样,独处两天还相安无事。

看着蔚海蓝的背影,王伯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

一进房间,就听到搁在床上的手机铃声大作,蔚海蓝连忙扑过去接听。

「海晴」

这两天以来,她一直试着拨海晴的手机,却怎麽也拨不通,不是关机就是直

接进留言,看来海晴是玩得乐不思蜀,却苦了在这里辛苦编谎言的她。

「姊,是我,妳还好吗」蔚海晴开朗的声音自听筒那端传来。

「我很好,妳怎麽样」

「我也很好啊!这几天万家诚带我四处玩,我们刚到瑞士,下一站是德国。

姊,妳想要什麽礼物,我带回去给妳。」

「我什麽礼物都不要,妳早点回来才是真的!」因爲着急,蔚海蓝的声音不

禁有点拔高。「海晴,妳快点回来吧,今天是东方睿的生日,本来他想和妳一起

庆祝,谁知道……我觉得他今天的心情不是很好,妳这样骗他是不对的!」

「姊,妳怎麽又来了我们不是说好了吗妳帮我稳住他,等我从欧洲回来,

自然会向他解释。」蔚海晴的声音有几分不悦。

「我们是说好了沒错,但是……」蔚海蓝叹了一口气,沈声道:「海晴,从

小到大,我从来不干涉妳交男朋友,但是这一次我不得不告诉妳,东方睿真的是

一个很好的对象,他有事业、有能力,举手投足都充满绅士风度,无论对谁都那

麽温柔,最重要的是他真的很喜欢妳!海晴,如果妳错过了这个男人,妳一定会

后悔的!」

「姊!」蔚海晴不服气地叫了一声。

「听我的话,快点从欧洲回来,不要再和万家诚混在一起了,万一被东方睿

发现就糟了!」

「好了啦,姊,我知道。就这样,我还要去shopping,先挂电话啰,bye-bye

!」

「等一下……」

蔚海蓝还有很多话想要说,但是蔚海晴已先一步挂断电话,听着耳边的嘟嘟

声,她无奈地叹了一口气,沈重地搁下手机。

暮色深深的窗外突然掠过一道闪电,然后便是隆隆的雷声,昭示着一场暴雨

即将来临。

狂风刮起白色窗帘,不断地拍打着玻璃窗。

蔚海蓝站起来想关上窗户,怎知一回头就看到门口伫立的高大挺拔身影,笼

罩在阴影之中。

「东方睿!」蔚海蓝吓了一跳,往后退了一步。

他看起来不太好……不,何止不好,简直是脸色铁青!

又一道闪电掠过,照亮他墨绿色的双眸,眸心深处隐隐跳跃着两簇愤怒的火

苗。

「呃……你什麽时候回来的」蔚海蓝担心地问。刚才的对话,不知他到底

听进了多少

「妳希望我什麽时候回来的」东方睿微微扬起英挺的眉毛,神情却是前所

未有的冰冷。

他停顿了一下,不等蔚海蓝回答就径自接下去说:「放心,我回来得够早,

早到正好一字不漏地听完你们姊妹俩串通一气来骗我的阴谋!」

「不是你想象的那样!东方睿,请听我解释……」

她的话还未及说完,就被东方睿一个箭步逼上来的动作打断,他不客气地抓

住她的下巴,逼她看进他的眼眸。

「不是吗现在看着我的眼睛,一个字一个字,把真相告诉我!」东方睿咬

牙切齿地命令道。

他快气炸了!

沒想到,他竟然被这对姊妹玩弄于股掌之间!

更沒想到他居然看走了眼,在蔚海蓝温柔文静的外表下,竟然隐藏着如此深

沈的心机!

亏他还差点被她吸引!

一见面,她的羞涩就带给他与衆不同的感觉,后来她安静的性格更是令他觉

得新奇,他忍不住爲她买了隐形眼镜,又被她卸下镜框后的清纯模样所吸引,差

点吻了她……

意识到自己的失控,他主动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以爲这样就能忽略内心的

悸动。

他是如此重视她们两姊妹,沒想到,她俩却联手来对付他!

东方睿生平最恨的就是背叛,尤其是这麽恶劣的背叛!加上一脸清纯无辜的

蔚海蓝居然也是共犯,这令他的心情更爲恶劣。

「对不起……」蔚海蓝困难地避开他的视缐,不知该说什麽才好。

虽然一切都是海晴惹出来的祸,但海晴是她唯一的妹妹,不管再怎样,她都

不会说半句海晴的坏话。

「一句「对不起」,就可以把你们对我做的事一笔勾消」东方睿怒极反笑,

那从齿缝挤出的声音,冷硬得令蔚海蓝浑身一颤。

「骗我,是要付出代价的!」

一句冷冷的宣判传来,下一秒,蔚海蓝勐地睁大眼睛,因爲一个火热的东西

堵住了她的唇……

上一篇:OL女友完 下一篇:性福的宫小路一家